突然很想哭,可是只能笑

发稿时间:2016-12-19浏览次数:10

    去隔壁办公室协调事情,对接的是新来的90后小姑娘。

    我进去时她趴在桌子上,听我喊她,慌乱地记起之前答应过我的事情,手忙脚乱的在桌子上乱翻,一边说:“不好意思我忘了,真不好意思”,一边使劲地垂着眼睛,不看我。

    其实,推门的一瞬我已经看到了她眼角晶莹的泪光,显然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已经影响到她,不能够安心工作了。

    我转而走到她的背面,假装欣赏她养在窗台的花,岔开话题:“没事,慢慢找,不着急……哎呦,你这什么植物啊,养的不错。”

    小姑娘认真的和我讲解植物,从哪里买的,怎样用心的呵护,然后很快找到了文件,递给我。

    我还是没有看她,接过文件说了声谢谢,然后指着植物说:“养的真好,隔天我也买一盆……”就客套地出门了。

    但从眼睛的余光,我看到她对我灿烂地笑了。猜是,刚才特别难过的心情,已经因为我,她的工作同事的闯入而生生地压了回去。

    这样的一出故事,我并不陌生,那种“突然很想哭,可是只能笑”的感觉似曾相识。

    从校园走进社会的头两年,常常会被措手不及的工作或者情感突发事件揉搓的痛苦不堪,明明受了委屈好想大哭一场,可是成长的代价就是不动声色啊。

    有时候忍不住红了眼眶,被别人撞见会特别尴尬。

    我觉得,不去看她,不去关切地问她怎么了,许是最好的反应。



    小时候特别渴望长大,就成了无所不能随心所欲,想买什么玩具就买什么玩具,想吃什么串就可以随便撸一盘的自由人了。

    长大后又特别羡慕小孩子,那些曾经心心念念的玩具都已经没有兴趣了,想暴饮暴食的美味也已经为了健康而有所禁忌了。

    最难过的莫过于,我们以为的随心所欲,越长大越遥远。

    以前,单纯懵懂的我们笑话课本里那个套在套子里的人,后来才知道,想要很好的游刃在社会里,自己给自己套上的套子竟越来越紧。

    刚毕业时老同学打个电话热热闹闹的,吐槽吵架逗乐,怎么高兴怎么来,后来在职场上受过伤又伤过人之后,把自己的嘴巴上了一层又一层的胶带,100个字的语言经过层层过滤就变成了一个“嗯”字。

    人越来越老,交流越来越少,岁月越来越静好。同多年老友的问候也变成了“你最近好么”“还行,挺好的,你呢?”

    再也没有人和自己巴拉巴拉地倾诉你看我领导的头发掉光了好猥琐,我隔壁格子间的女郎今天穿得好妖娆,我那个男朋友啊要不要分手。

    所有的情绪都掩盖在一句“我还行”的假装很好之下。

    这样的岁月静好,是我们想要的的么?不见得。

    这样的岁月静好,是我们压抑掉多少情绪,吞咽过多少痛苦,流放过多少无助,换来的。



    某天深夜,看看电影回家,在小区广场上见过一个熟人,一圈又一圈地走,年龄不大不像是锻炼身体的。

    第二天遇见聊起来,他笑笑说:“最近压力太大,就走走。”笑容还在脸上,对人还是很随和,就随口一说压力有点大而已。

    其实,是不是压力大,不得而知。

    当时《七月与安生》里男主身为七月的男朋友却多年爱着安生,没法排解的时候,也是选择在深夜无人看见的空旷的操场上一圈圈地跑。

    安生说:“可以不用再跑了。”男主选择了继续跑下去,也即选择了七月,可泪水瞬间模糊掉很多人的眼泪。

    很多时候,我们面对着不得不面对的困难和成长,或者硬着头皮或者事与愿违地向前走,都是我们自己内心的挣扎与无奈。

    当天亮起来,我们洗刷完毕,又光鲜亮丽笑靥如花地出现在外人面前。

    这就是成长的必经之路。

    所以,我希望你能哭出来,离开那个“突然很想哭,可是只能笑”的环境半天,找一个可以坦然释放情绪的出口,坐下来同自己聊聊。



    写文章以后,自己内心平静很多,有人问我,那样坚持写,我能收获什么。
 
    收获真的太多了,通过与自己的对话,与读者的沟通,抛去以文养家最直接的回馈,我更看重的是,越来越能与自己和解,与生活和解,接受看似不能接受的一切。

    能有机会把话讲出来,把泪流出来,才能笑得更灿烂。

    我为什么希望所有人能够在碎片时间多读读文章,读读别人的生活见解,因为有时候别人笔下的故事就是你情绪的出口。

    别人爱着,你有回忆可以共鸣,别人苦着,你有现状可以感激,别人哭了,你也可以跟着流一会儿泪。

    但凡能说出来的故事,就不是过不去的坎儿。但凡能哭出来的泪,之后一定带着更灿烂的笑。

    十二姐说过:“愿所有假装很好、内心有痛的人们能够流泪并改变。”

- END -